薪声电台丨我与你永隔一江水
2021-10-14 08:51:04

图片

 

 

念书的时候,她和他在不同的大学。

两所大学都在江边,却足足隔着1730公里的距离。

她说,如果是过去那些旧时光,车马慢,信难传,那她与他的恋爱,大概只能依靠这条江来维系。折一只纸船,顺流而去,他若收到了,那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。

闲来无事,她最喜欢看地图,手指沿着那蜿蜒的河流一点点摸索。那河流的走势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点点滴滴,烂熟于心。
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
大学四年间,他们来往彼此城市的火车票攒了厚厚的一叠。他们一起畅想未来,以后的婚礼上,一定要把这些车票粘成一面迎宾墙,请到来的宾客在墙上签字。因为这些车票,承载了他们无数次跨越1730公里的爱情。

 

图片

 

毕业了,他们终于在上海碰头。小小的蜗居里,两个人整理好那些车票,庆幸再也不用为了见面奔波,因为每天晚上,他们都可以牵手散步,相拥而眠。

她先找到工作,日子立刻变得忙碌起来。有时候她早起去挤地铁而他还没醒,她只来得及亲一亲他的额头。还好,她下班后还有时间和他腻在一起,在狭窄的厨房里切切煮煮,挤在被窝里看催泪或者搞笑的剧集。

后来他也找到了工作,只是很不巧地和她在相反的方向。他们每天都像漫画一样向左走向右走,虽然在同一座城市,但是,巨大的人海把他们隔开了。

他们之间,还隔着一条黄浦江。只是这次,没有人在江头,没有人在江尾,有的只是几个匆忙的电话和微信,一些无力的关心和疲惫的叹气。

 

图片

 

爱情,本来就需要依靠微小的细节去堆砌。当这些容易被人忽视的细节如尘土般消散,徒留名为“爱情”的框架暴露在荒野之中,它便再也遭受不起一点风雨,一点磨难。

他加班的时候,她一个人被暴雨困在便利店里;她出差的时候,他一个人生病去医院打了点滴。

当恋人不再能给你积极的回应,而是变成消耗你情绪的黑洞。

他们没有经历相对无言的尴尬,因为他们没有时间相对无言。

就像很多渐渐走失的恋人那样,他们忙碌,离散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牵着手睡去,坐在一起吃早餐。

他嗫嚅着说起自己公司旁有一间房在出租,价格很好上班很近,她也愉快地说正想搬家,住到离自己公司更近的地方去,就不用在路上浪费那么多时间。

 

图片

 

他们就这样友好地告别,一个往东一个往西,成为城市里各自忙碌的两个人。当然他们也会遗憾,为什么那样远的1730公里都能坚持,在同一个城市里,却与爱人走散。

他们会过得很好,因为都是那样努力的人。只是,也许,会在某个夜晚,让怅然若失突然占据了心头,看着静静流淌的江水,感叹一声:

原来我与你,永隔一江水。